喻子凉_咕咕咕

“你要知道我会永远记得你。”



☆具体请看置顶☆

-感谢每一个愿意喜欢我的你们-

【喻黄】遗书(END)

黄少天的手在剧烈的颤抖。



窗外的叶子被刷上了一层黄色,枫叶也都开始渐渐的染上红色了。这个时候的南方天气正好,尤其在经历过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之后更是如此,就连空气里也有一种淡淡的清香。黄少天甚至记得喻文州身上淡淡的柠檬的香气,很像是记忆中街边卖的那种酸酸的但又很甜的柠檬水的味道。




可是他没有时间去扭头看着窗外的美景,也没有时间去回忆柠檬水的味道,似乎连呼吸都非常浪费时间。于是干脆闭紧了嘴唇,心脏在胸膛里剧烈的跳动着,似乎只有这样黄少天才能感觉到自己还在活着。




文州,黄少天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喻文州。




很抱歉不能陪着你一起继续走下去了,就像风吹走卷起落叶,我也即将要像这落叶一样,不知道将要被卷到哪里去。从此漂泊无定,却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再也找不到你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快哭了,眼眶有些发热,鼻尖也有些酸涩。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执笔的手颤抖不己,写出来的字也是迷迷糊糊的看不太清,只是他还不想放弃自己的倾诉,自己最后的话语。




你要记住自由的海风,记住璀璨的星辰,记得你爱过的孤独的飞鸟,记得你看过的落叶,记得你喜欢的秋风,记得你常听的歌,要记得我……





黄少天感觉自己快想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喻文州失去他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失去喻文州是什么的感受。心脏仿佛都失去了活力,从心底最深处传来钝钝的疼痛,不痛不痒,但是堆积起来足以让他无法呼吸了。





到了这一步感觉自己想要离开他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可是命运弄人,又怎会让他们安安稳稳过上正常人的平平淡淡的生活。




G市的秋天很美很漂亮,这里的早茶很好喝,这里你喜欢的白斩鸡很好吃,这里的天气很好,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着雨有时也能想到自己……冷的时候记得自己多穿一点衣服,不要让自己受苦,不要让悲伤苦难找上自己。难过的时候可以和家人聊聊,出去散散心,甚至可以去海边走一圈,去爬山看看风景,或者是和相熟的人一起吃一顿饭。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的悲伤与伤痕。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身上的一道已经浅淡到几乎看不清楚的浅褐色伤疤,看不清也摸不着,雪藏在记忆的最深处里找寻不到。






黄少天想说的话很多,但是他不能说。他怕给喻文州徒增烦恼,徒增忧伤。于是就连写在纸上的兴趣也没了,只是他还执着的不肯放下手中的笔,怕只要一松手它就会不见。




只是他的双手最终还是脱力了,黑笔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看着那张纸被无情的抽走,黄少天仿佛失去了世界。




最后他看到了一双不带任何情感的毫无波澜的眼眸,记住了他那独一无二的大小眼。





“少天……”喻文州看着他,抿了抿唇,低下了头,只是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_


“给你。”那人顶着一双大小眼,将黄少天手中一直不肯放下的纸递给了喻文州。





“谢谢杰希。”喻文州轻轻的笑了,收下了那张纸。





黄少天只觉得不敢相信,喻文州竟会对着其他的人笑得如此开心,而此时他还在旁边,他还活着。“为什么?”黄少天瞪大双眼,“为什么要拿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人转头看着他,极其嘲讽地勾了勾唇。





“黄少天你是不是傻逼,铃都响了你咋还不交卷。”王杰希说,他眯了眯那双眼睛,嘲讽的看着他,“果然说爱情能让人变成傻子,能让你一个智商为几的人变成负数。”





“靠靠靠靠靠啊靠王杰希你臭屁个啥子!”黄少天拍桌,“你管我呢!!!!”






王杰希瞅了他一眼:“文州让我收的,不关我事。”





被甩锅的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扬起了一个笑容。











-END-





————————————————————

好吧就是一个沙雕脑洞,今天考试交卷的时候就是要死要活的感觉……我还想和我的试卷再过五百年(大雾)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