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子凉_咕咕咕

“你要知道我会永远记得你。”



☆具体请看置顶☆

-感谢每一个愿意喜欢我的你们-

送给同学的画=w=问过之后拿来做头像了=w=









:(想问问这种垃圾玩意有人愿意要么,2r一张(?):P

自由之风

如果我逝于这个世界,请不要哀悼。

自由的海风是我,璀璨的星辰是我,凋零的落叶是我,深邃的星空是我,无边的大海是我。

终有一日你将亲手将我葬在你的记忆之海中,看我被腐蚀,最终沉淀在最深处,不见踪影。

也许你也曾幻想过携手走进时间的坟墓。



那只是离别前最后的一个夙愿。

“要一辈子,在一起。”

“要记得,我爱你。”

失去勇气了

这次期中考试炸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更新了()看情况8


【喻黄】彼时(14)

14.

#

喻文州直到多少年后也还是不明白当初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同居的地步。黄少天听到他的疑惑之后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这颗脑袋难道只是用来漂亮的吗??能有点用吗???你仔细想想会不会和你说的梦里的人有关系????”


喻文州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随后拉住了那人不老实的手。只是手掌冰凉的温度又一次刺激到了那人,于是黄少天一边抱怨一边握住他的手帮他暖手。


“真是的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啊你这样让我很担心啊……”


喻文州笑眯眯的,是真的很开心。



_

但是现在的喻文州还不知道未来的那么多事情。此时十六岁的喻文州只是迷茫地眨了眨眼,没有吱声。


“喂你说句话啊喻文州。”黄少天翻了一个大白眼,“同意或者不同意啊。”


喻文州含笑看他,看着黄少天自觉的接过了他手上的空水杯。“嗯……只要少天没有意见就好了。”喻文州思考了一下下,道。


“我肯定没有问题啊,”黄少天脱口而出,“我妈叫我来问你愿不愿意。”说完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回忆了一下还是觉得没有毛病,很帅气,很黄少天。


“好啊,那麻烦少天了。”喻文州笑眯眯地歪了歪头,“那我就打扰了。”


被他目光注视的那人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在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之后迅速的低下头去:“没……没事,我先出去了。”


然后几乎就是落荒而逃地出去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把门关上。


喻文州盯着门,若有所思地伸出食指挂了挂自己的脸颊。


窗外已经开始下雨了。




_

窗外的枫叶渐渐地红了,以往生机勃勃的绿叶也慢慢的开始落下了,一场秋雨送走了炎热的夏天。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推开门的时候第一口嗅到了雨后清新的味道,地上的雨水也还没有干,路边还躺着昨晚下雨时被拍打下来的树叶。似乎没有了夏日的痕迹。


“怎么去学校?”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


“骑自行车去吧。”黄少天挠了挠头,松开了喻文州的手,返回去推车了。


一直源源不断送给他热量的那只手突然离开了他 ,喻文州不由自主的虚虚握了握,最后只是淡淡的勾唇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看上去淡然平静,还是那个和往常一模一样的对人礼貌而又疏离的喻文州。


“回来了。”黄少天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自行车,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快来吧。”说着还伸手拍了拍坐垫。


喻文州一怔,点了点头。他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抱着书包坐到了后座。


“诶你多高啊。”黄少天突然来了那么一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喻文州比他要高那么一点点?


喻文州看了看他:“178。”


黄少天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虎躯一震:“我敲?你怎么比我高呢???”



-TBC-


周泽楷1124生贺活动开启!

呜呜呜楷皇保佑我期中考试考的好鸭!!!🙏🏻生日快乐!!!

包包包子铺!:




周泽楷先生,谢谢你带着治愈而向上的力量走进我们的生命里。

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待你亲手建立下一个王朝盛世。 



枪王大大,11月24日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22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 @海带啊海带 太太供图。




因开屏时间调整,


枪王的开屏将【提前至11月23日开启】,记得点开LOFTER欣赏大图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周泽楷1124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喻黄】遗书(END)

黄少天的手在剧烈的颤抖。



窗外的叶子被刷上了一层黄色,枫叶也都开始渐渐的染上红色了。这个时候的南方天气正好,尤其在经历过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之后更是如此,就连空气里也有一种淡淡的清香。黄少天甚至记得喻文州身上淡淡的柠檬的香气,很像是记忆中街边卖的那种酸酸的但又很甜的柠檬水的味道。




可是他没有时间去扭头看着窗外的美景,也没有时间去回忆柠檬水的味道,似乎连呼吸都非常浪费时间。于是干脆闭紧了嘴唇,心脏在胸膛里剧烈的跳动着,似乎只有这样黄少天才能感觉到自己还在活着。




文州,黄少天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喻文州。




很抱歉不能陪着你一起继续走下去了,就像风吹走卷起落叶,我也即将要像这落叶一样,不知道将要被卷到哪里去。从此漂泊无定,却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再也找不到你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快哭了,眼眶有些发热,鼻尖也有些酸涩。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执笔的手颤抖不己,写出来的字也是迷迷糊糊的看不太清,只是他还不想放弃自己的倾诉,自己最后的话语。




你要记住自由的海风,记住璀璨的星辰,记得你爱过的孤独的飞鸟,记得你看过的落叶,记得你喜欢的秋风,记得你常听的歌,要记得我……





黄少天感觉自己快想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喻文州失去他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失去喻文州是什么的感受。心脏仿佛都失去了活力,从心底最深处传来钝钝的疼痛,不痛不痒,但是堆积起来足以让他无法呼吸了。





到了这一步感觉自己想要离开他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可是命运弄人,又怎会让他们安安稳稳过上正常人的平平淡淡的生活。




G市的秋天很美很漂亮,这里的早茶很好喝,这里你喜欢的白斩鸡很好吃,这里的天气很好,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着雨有时也能想到自己……冷的时候记得自己多穿一点衣服,不要让自己受苦,不要让悲伤苦难找上自己。难过的时候可以和家人聊聊,出去散散心,甚至可以去海边走一圈,去爬山看看风景,或者是和相熟的人一起吃一顿饭。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的悲伤与伤痕。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身上的一道已经浅淡到几乎看不清楚的浅褐色伤疤,看不清也摸不着,雪藏在记忆的最深处里找寻不到。






黄少天想说的话很多,但是他不能说。他怕给喻文州徒增烦恼,徒增忧伤。于是就连写在纸上的兴趣也没了,只是他还执着的不肯放下手中的笔,怕只要一松手它就会不见。




只是他的双手最终还是脱力了,黑笔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看着那张纸被无情的抽走,黄少天仿佛失去了世界。




最后他看到了一双不带任何情感的毫无波澜的眼眸,记住了他那独一无二的大小眼。





“少天……”喻文州看着他,抿了抿唇,低下了头,只是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_


“给你。”那人顶着一双大小眼,将黄少天手中一直不肯放下的纸递给了喻文州。





“谢谢杰希。”喻文州轻轻的笑了,收下了那张纸。





黄少天只觉得不敢相信,喻文州竟会对着其他的人笑得如此开心,而此时他还在旁边,他还活着。“为什么?”黄少天瞪大双眼,“为什么要拿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人转头看着他,极其嘲讽地勾了勾唇。





“黄少天你是不是傻逼,铃都响了你咋还不交卷。”王杰希说,他眯了眯那双眼睛,嘲讽的看着他,“果然说爱情能让人变成傻子,能让你一个智商为几的人变成负数。”





“靠靠靠靠靠啊靠王杰希你臭屁个啥子!”黄少天拍桌,“你管我呢!!!!”






王杰希瞅了他一眼:“文州让我收的,不关我事。”





被甩锅的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扬起了一个笑容。











-END-





————————————————————

好吧就是一个沙雕脑洞,今天考试交卷的时候就是要死要活的感觉……我还想和我的试卷再过五百年(大雾)

【喻黄】彼时(13)

13.

*就是一个过渡流水账qwq期中考试之后再更文☆


#


「他强大而美丽,只是在我面前像小孩子一样。」


喻文州睁开了眼。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看着他,只是那人看上去比他成熟许多,没有他这个年纪独有的意气风发和稚嫩青涩。


他身着蓝白色的衣服,似乎是统一的服装,但也掩盖不住男人身上的光芒。男人的偏长的刘海随意的被主人梳成了中分,黑色的短发柔软且服帖的贴在主人的头上。


「我知道你们。」男人率先开口,「我知道你。」


喻文州一惊:“请问……我们认识吗?”


男人一怔,抬起头来。那张脸确实和喻文州的一样了,只是那眼神中的悲伤意味是这个年纪的喻文州所没有的。


「哦……对了,你现在还不认识我。」男人答非所问,眸子里的光芒闪了闪,又熄灭了。「但是我认识你。」


「喻文州。」


喻文州不解的歪了歪头 ,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你……究竟是谁?”


男人听到喻文州的话,错愕地抬起头,嘴角轻轻扯起一个对于他来说很熟悉的笑容,那种礼貌而又疏远的笑容。



「我就是你。」男人在喻文州惊讶的目光下缓缓开口,他眯了眯双眸看上去很开心,笑容也变得真诚了些。「我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呀等着你去听,不过呢现在有个很焦躁的小朋友在等着你醒过来。」


“喻文州”笑了笑。


「不要让他着急了,丢掉了你的未来。去吧,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挥霍。」






喻文州又一次睁开了眼。这次他的眼前没有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了,而是黄少天有些焦急的脸。


喻文州在黄少天的目光下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头还有些发懵,一片空白。


“……不解释一下吗?”黄少天眯起双眸。看着那人的神情,喻文州自知是躲不过了。


“……解释什么?”喻文州反问。


“……你他妈烧到四十度自己不知道吗?!嗯??你是傻逼吗???回答我!”


——谁会承认自己是傻逼啊。喻文州在心底默默的吐槽,看着黄少天嘴里一边嘟囔一边递给他一杯水,不由得嘴角上扬,看着那人的耳尖渐渐变红。


“……喻文州你笑屁!!”黄少天狠狠地瞪了喻文州一眼,将水杯塞进笑得正开心的人的手里,又拿起床头的一板药,硬邦邦的补充,“感冒药,赶紧吃了。”


喻文州低头瞅了一眼,又抬头看他。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看什么,药不会吃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缓了缓自己有些干涩的嗓子,声音却还是沙哑的不能听,所以也只能低声说了:“谢谢你,少天。”


“谢什么啊,”黄少天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才要谢谢你救了我……咳咳。”


喻文州假装没有听见最后一句话,抬头环视四周:“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黄少天很干脆的接下去,“我妈刚刚发现你脚扭着了 而且后背也有些擦伤,然后又听说你家里就你一个人,怕你自己照顾不好自己,所以这两天你就留下来吧。”



-TBC-

————————————————————

同居√


【喻黄】彼时(12)

12.


#

黄少天心中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难受的感觉。就在喻文州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并且冲向他扑过来的时候,就在他看到那辆大车的一瞬间——



似乎只有到最最紧急的时候才能看到那个人对你的真心。



喻文州此时就趴在他的身下。一米七几的男生很瘦,从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温热的呼吸洒在他的颈间,激得黄少天一个哆嗦,耳尖悄悄的红了。隔着薄薄的校服,他也感受到了另一个有力沉重的心跳——扑通,扑通,他也仿佛回到现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咳。”




喻文州先是愣了一下,慢慢的用胳膊撑起自己的身体,直接坐在了地上。



刚刚的动作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在他看到货车的一瞬间他的脚就动了,根本来不及思考就扑了上去,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



“喂,你没事吧?”黄少天别扭的问了一句。




喻文州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唔,没事。”



黄少天的火顷刻间就升腾而起:“什么叫没事?!你告诉我你真的一点事也没有?!你他妈有本事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喻文州有些尴尬的转过头,手虚虚握成拳,放在唇边:“……先起来,别的待会再说。”



“不要。”黄少天干脆的拒绝了喻文州的提议并一屁股坐在了马路上,“你跟我讲实话你今天是不是发烧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没有吧。”



黄少天斜眼笑,措不及防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抚上喻文州的额头。感受着手掌中传来的滚烫的感觉,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竟愣了神,任由自己把手放在那人的额头上。



“少天?”喻文州有些疑惑,他伸出手握住了黄少天放在他额头上的那只手,冰凉的触感激得黄少天一个激灵。



黄少天不由自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他沉默着收回了自己的手,一言不发。



他妈的这人就不会照顾自己吗?!自己发烧了额头滚烫不知道吗?!这个天这么冷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吗?!


黄少天大概知道喻文州今天为什么要来学校,只是他不敢去深想,怕这一切只是海市蜃楼,只是一场游戏,怕自己陷入这片由喻文州独自一人撑起的温柔海中无法自拔,最终伤到的只是自己。


“……啧。”黄少天极其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发,从地上一跃而起,随后回头看了看仍然坐在地上的喻文州,“你不起来吗?”


谁不起来啊,黄少天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喻文州苦笑一声,咬了咬牙,勉强站了起来——刚刚跑过来的时候好像扭到脚了,摔在地上时后背摩擦在地上,刚刚还不觉得怎么疼,现在缓过来了就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头也昏昏沉沉的,像是那股劲上来了似的。



喻文州恍惚了一瞬间,只是觉得自己的上下眼皮好重好重,重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看眼前那人究竟是什么神情了。



喻文州终于还是撑不住了,腿一软就要倒下去。但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他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忍不住搂紧了怀中的温暖,安心的闭上了双眸。



黄少天看着跌倒在自己怀中的喻文州,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TBC-


【喻黄】吟(0)

*未来架空


0.


“您好,”机器人朝黄少天微微颔首,“黄少天先生,欢迎您加入荣耀基地。”


黄少天百般无聊的站在那,鞋底踢踏随意的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听到这句话,他先是愣了一瞬间,然后点了点头。站在看上去厚重的大门口,等着一直守在大门旁的保卫机器人为他打开大门,哪想到它居然抓住了黄少天的手,用力的扣在了门旁的一个扫描仪器上,声音冷冰冰的:“姓名黄少天,身份位置,指纹虹膜已锁定,已暂时加入名单。”


黄少天扭了扭自己被抓得生疼的手,嘴里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掀起袖子——一看,有些红了,健康的小麦色的皮肤此刻赫然浮现出一道红色的印子。






“蓝雨队长喻文州,您好。”又是军靴踏地时发出的声音,黄少天头也没抬,就听到机器人传来一声问候,“这是新加入基地的人。”


黄少天扭头,看见了似乎是刚刚才站在他旁边的男人。


男人先向黄少天伸出了自己的手,嘴角勾起一个礼貌又疏离的微笑,偏长的刘海干脆被主人分成了中分,黑色的柔软短发软软地搭在那人的头顶。男人身着白色外套,衬得他更加俊朗,看上去有股斯文败类的味道,很像是医院里的医生,但是他们都清楚医生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好,我是喻文州。”


“欢迎加入荣耀基地。”


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我是黄少天。”


“我知道他为梦而活”

☆一个新的置顶☆

wb:口俞子凉
b站:沉迷吸喻无法自拔

您安这里喻子凉/暮梓


头像来自自己

一个圈地自萌的十三岁初二狗,我年轻我自豪我低龄我骄傲。

cp是 @洛°霜华 流年

过激喻吹/我爱轰轰/我爱尤里/我爱薇妹

全职/凹凸/一人/天狼/小英雄

喻黄/喻右/雷卡/也青/米尤

除全职外一律坑底,没有更新

☆雷点☆☆

除喻黄喻以外的所有黄攻黄受cp

all韩

雷安雷

all轰

拒绝任何ky安利,不接受过激mdf谢谢

不接受催更,所有文章站内可直接转载,文字复制不允许,站外一律拒绝。

感谢每一个愿意陪伴我的人。